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他山之石

社会救助: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权利

  • 时间:2012-05-14 00:05:05
  • 来源:中国人大网
  • 责任编辑:人大办公室
  • 0

社会救助: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权利

 

 

据了解,我国社会救助主要包括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农村五保供养,医疗、教育、住房、司法等方面的专项救助和临时救助等制度。社会救助的对象是基本生活或某一方面处于困难状态的群众,因而社会救助制度的建立和落实程度直接影响到最困难人群的生活。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副司长王治坤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仅城乡低保对象人数已达7500多万人,涉及救助资金1200多亿元。“必须确保救助对象要选准,救助资金要利用到位。”

 

以建议办理为工作推手

 

社会救助关系到最为弱势的群体的生存,也因此成为许多代表关注的重点,并在每年全国“两会”上提出相关建议、议案,这些建议、议案大多由民政部社会救助司承办。王治坤告诉记者,2011年和2012年“两会”分别有79件、66件代表建议、议案交由社会救助司办理,“从代表们建议、议案的内容来看,过去主要关心制度建立,现在更多是关注社会救助工作的管理是否到位、保障水平是否合适。”

 

在民政部,代表的建议办理已经成为一项常规性工作,并且一直受到高度重视。每年“两会”结束后,从部里到各司局、各处室都要召开专门的建议、议案交办会,制订办理工作方案,对办理工作提出明确要求,“既有办理质量的要求又有办理时间的要求,指定专人跟踪督促每份建议的办理进度,这几年建议办理得到代表、委员的高度满意。”王治坤告诉记者。

 

除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重点处理建议,民政部还从代表的建议中选择社会关注度高、对推动工作发展有重大意义的建议进行重点办理。梁启波代表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妥善解决基层社会救助工作经费的建议”就是其中之一。20119月,当家住广西兴业县的梁启波代表得知民政部社会救助司相关负责人专程来拜访自己,惊喜参半。他们与梁代表面对面就建议进行沟通、交流,并邀请他参与实地调研,走访了广西玉林、柳州、贺州等地的社会救助机构,深入了解实际情况。

 

梁代表提出的基层工作经费不足问题,也得到民政部的明确回馈——创新经费分配方式,根据补助省份低保对象人数、财政困难程度、地方财政投入情况等因素,科学制定分配公式,参考标准增幅、资金利用率、工作能力等情况,提取补助资金的一定比例,采取以奖代补方式分配。“增强了资金分配的公平性,提高了使用效益。”梁启波是一位具有20多年基层民政工作经验的代表,多次通过建议为解决基层社会救助存在的问题鼓与呼,他兴奋地告诉本刊记者,“我对建议承办单位民政部的工作态度和答复内容非常满意!”

 

经常性地和代表电话、书面沟通,邀请代表参加座谈会、调研等,是民政部办理建议的常用形式,同时奠定了建议办理满意率高的基础。“广大人大代表的建议让我们更加全面了解、掌握基层的情况,了解我们平时掌握不到或难以掌握到的薄弱环节,在制定规划、政策研究出台、管理措施、加强基层能力等各方面给我们很多启发和帮助。”王治坤说,民政部注重通过办理建议推动社会救助事业的发展。

 

救助需要帮助者

 

认定社会救助对象是确保救助政策公开、公平、公正执行的关键。当前,媒体时有揭露低保救助对象却拥有汽车、高级住房的消息,对社会救助的公平正义性质造成恶劣影响。因此,如何准确地核定救助对象是代表关注的焦点之一,“申请人员是否符合救助条件难以核定。”梁启波代表告诉记者,对象审核主要是核查收入情况,这是救助工作的一大难点。

 

“家庭经济状况核实问题是个大难题,各国都存在。”王治坤也表示,由于现在就业形式灵活多样,收入渠道多样,入户调查、邻里访问等传统的家庭收入核查手段,与对象认定的精确化要求极不相适应。他认为,家庭收入核查就是防止不符合救助条件的人享受救助。

 

实际上,民政部早在2009年已着手探索建立居民家庭经济状况信息平台,并在全国33个城市试点,通过这个信息化平台,银行、证券、房地产、税务、保险、户籍、车辆管理等部门的信息得以交换和对比,能够有效提升救助对象认定手段。

 

由于代表的呼声强烈,民政部加快了探索的步伐,“2011年,民政部制定了低收入家庭经济状况核对信息交换数据标准,扩大低收入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机制试点范围,目前已在全国143个市、县开展试点,而且,在中央层面成功地实现了与证券信息的数据比对。”同时,王治坤也坦诚,由于建立低收入家庭经济状况核查机制涉及部门多、协调难度大,这项工作推进力度小、进程较慢。

 

另一方面,受条件限制,目前要在所有地区特别是农村推广基于信息平台的家庭经济状况核对机制并不现实,王治坤告诉记者,农村救助对象家庭收入的核定根据农村各户的大致情况周围群众比较了解的实际特点,采用的方式与城市不一样,“过去在农村低保对象的审核是民众评议加公示,但也存在弊端,比如村里的家族等,容易造假。”他说,农村家庭收入的核定现在主要采取“民众评议+入户核查收入+末端公示”方式,“民众评议是定性,入户核查收入是定量,并且改变以前在申请过程中公示低保对象的做法,改为审批之后把家庭人数、审批金额等相关信息进行公示的末端公示,接受群众监督,可以有效防止骗保。”

 

对于救助对象核定工作,梁启波代表还建议成立专门的救助对象核定中心,戴仲川代表则建议制定对社会救助行政人员、社会救助单位及救助对象等违规行为的处罚规定。

 

保障标准与物价挂钩

 

“维持基本生活需要、当地经济水平和财政承受能力、当地物价水平、自我保障能力等因素测算低保标准。”这是戴仲川代表提出的建议。由于救助金一般仅够维持基本生活消费,物价特别是食品、住房等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受影响最大的正是困难群体。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多位代表提出类似建议。

 

收到代表建议后,民政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有关部门迅速做出回应,在2011年的3月和5月,先后出台《关于建立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的通知》、《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制定和调整工作的指导意见》,这两个文件要求,居民基本生活费用价格指数月度涨幅达到临界条件时启动联动机制,及时为困难群众发放价格临时补贴,连续发放价格临时补贴一定时期,要对保障标准进行调整,按规定程序调整、执行新的低保标准。“不能因为价格上涨影响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

 

“标准太高不利于就业,太低保障不了生活。”王治坤对记者表示,城乡低保标准的调整要坚持科学性、合理性、动态性、规范性等基本原则,当前国家提倡的方法主要有基本生活费用支出法、恩格尔系数法和消费支出比例法(低保标准占当地人均消费支出的比例)三种。“以前面两种方法为基础,以比例法验证。”

 

王治坤还补充指出,除了动态调整救助的保障标准,国家也在逐步扩大救助范围和救助对象。不久前,国务院作出决定,全面推开尿毒症、儿童白血病、乳腺癌等8类大病保障,将肺癌、食道癌、等12类大病纳入保障和救助试点范围。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对象既包括患重特大疾病的低保家庭成员、五保户,也包括低收入老年人、重度残疾人以及其他因患重特大疾病难以自付医疗费用且家庭贫困的人员。

 

临时救助仍是短板

 

“有一部分困难群众,虽然家庭收入略高于低保标准,由于天灾、人祸等突发事件,造成家庭生活难以维持。”姜健、严金海等多位代表在2011年全国“两会”上提出完善临时救助制度的建议。

 

王治坤告诉记者,临时救助是指发生突发性、临时性事件等各种特殊原因造成群众基本生活出现暂时困难,国家给予非定期、非定量生活救助的制度。临时救助具有适应范围广、救助方式灵活、救助实效性强等特点,“缓解了低保制度的压力,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医疗、教育等专项救助制度的不足,是社会安全网的最后一道防线。”民政部于2007年出台《关于进一步建立健全临时救助制度的通知》,目前至少有26个省(市、区)制定了临时救助专项政策。

 

临时救助是社会救助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接到代表们的以上建议后,民政部高度重视,把临时救助列为2011年的重点课题,组织专题调研组赴浙江、湖北、重庆、甘肃、重庆等省市的10个县市开展了深入调研,了解到当前临时救助工作面临的困难及存在的问题。

 

“大多省市制定了文件,但是真正落实到位的比较少。由于资金来源缺乏保障,临时救助制度推进乏力。”王治坤实话告诉记者,我国城乡低保、专项救助等都有相对健全的制度设计,而临时救助制度较薄弱,“严格意义上说,临时救助制度从国家层面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当前开展临时救助主要以部门推动和地方探索为主。”

 

“最低生活保障是基础、以专项救助相配套、以社会帮扶和慈善相衔接、以临时救助作补充,这四项制度构成社会救助体系,这样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困难群体,都能从制度上得到保障。”王治坤表示,民政部将适时出台相关文件,统一制度框架,推动临时救助制度的全面建立和有序开展。

 

此外,“中国社会救助的相关制度已经逐步建立起来,但法制方面相对薄弱,就像盖楼,大厦的四梁八柱都有了,只缺一个房顶,即立法。”王治坤希望通过法制保障、推动社会救助事业持续发展。

 

实际上,制定专门的社会救助法律是许多代表的呼声。华侨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戴仲川代表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社会救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体现的是公民的生存权,社会救助工作中的一些依靠现行政策规定难以得到很好解决的问题,需要通过立法来解决。为此,他曾领衔提出制定社会救助法的议案。

 

“政策的强制力不够,执行过程中差别较大。”王治坤也认为,如果将政策上升为法律,能够极大地规范和推动社会救助事业。他向记者透露,民政部几年前就开始了社会救助法的起草工作,目前草案已提交至国务院法制办修改,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后将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我们期待社会救助法能早日出台。”

 

在采访结束时,王治坤再次表示,希望人大代表继续监督民政部门的社会救助工作,促进社会救助管理和服务水平的提高。